基督徒聽一行禪師開示後感 (上/下)

我不知道其他人參加由梅村舉辦的禪修營之後最深刻的是哪一個部份。愚妹以為精髓就在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 的開示 (佛法講解)。

自從2011年第一次參加禪修營之後,一直想寫開示內容及自己的感想。可是越重視題目便越覺得要好好想清楚才下筆,加上有一次見到一本禪師弟子寫的Introduction 類英文書*,大大本、附可愛插圖,最重要是內容就是我想寫的,他只有寫得更好。

今年的禪修營扯了外子同去,他比我勤快多了,也因為沒野心,回來之後輕輕鬆鬆就在日記中寫下了這一篇,簡明扼要,得他允許跟各位分享。外子最感興趣 的是佛學如何處理生死的問題,所以他的文章也是針對生死的問題而發。(以下版本經小妹整理,因為外子下筆時沒想過公開,所以頗簡略,故也加了一點注解)

先說一點背景:小妹於中學時期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大學畢業後一直掙扎於信與不信之間。丈夫在一個福音派新教(基督教)家庭長大,現在是一名自由派的基督追隨者。

參加禪修營不是外子第一次接觸一行襌師,我倆認識之前他已讀過襌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 Living Buddha, Living Christ》。該書講述基督宗教與佛學兩個宗教傳統的相似、相通之處。跟據網上資料,一行禪師曾於普林斯頓大學修讀比較宗教,並於哥倫比亞大學講授比較 宗教課程。另外,外子不久前也讀了襌師的《你可以不怕死》一書。

寫這些背景,因為愚妹以為每人聽了開示之後的得著都不一樣,外子本身是一名選擇了相信的基督徒,他的體會及注意點跟本身沒有宗教信仰或學佛的人可能不一樣。另外,亦聲明這篇分享的是宗教間的交流而非討論基督宗教教內信不信的問題。

入正題,請指教:

『今天,去了一行禪師的禪修營,他似乎年紀漸老,所以所講的都彷似是集一生學所之大成,既集中說重點也精煉。

其實他今天所說的可歸結為一點,就是 “空”。所謂空,即是沒有一個自我, “我”之所以謂 “我”是由眾多不同的原素組合而成。(愚妹注:例如一朵花,可以視為由泥土內的養份、陽光、水、種子等組合而成;又例如小妹這個人是由父母的細胞、多年來 的吃喝、呼吸、老師長輩朋輩的教導滋養等組合而成的。)

萬物本性皆空,皆因所謂的 “我” 是不存在的,又可以說是一直都存在,又或說根本不應該說「存在」或「不存在」。(妹注:譬如說一朵花,開花之前、甚至花苞出現之前又或該株植物發芽之前, 那花已經存在於世上,只是以種子、陽光、水等等的形式存在。花謝了以後,花沒有消失於世上,只是化作了春泥而已。又譬如小妹死後,火化了也會以骨灰、二氧 化炭、火化時的發出的光和熱及水份等模式存在,更不用說我的細胞也會存在於我所生養的孩了身上,所以組成我那些原素其實一直都在,我死後也不會消失於世 上。)

引伸的應用意義就可以很闊,首先沒有所謂「存在」或「不存在」,就可以把「生」或「死」的觀念看破。因為所謂「出生」並不是指由「沒有」變成 「有」,死也不是指從「有」變「沒有」;出生前、死亡後,其實都是通過不同的形式呈現出來,當條件成熟了,便從一種形態轉化另一種形態/存在形式,所以根 本未有過「出生」,也沒有「死亡」,因為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是一種呈現。而在每一個生命裡頭也會看得見其餘的生命,這些其餘的生命可以是「今生」也可以是 「前世」的,因為眾生其實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每個生命裡頭可以望見眾生、望見大地、望見宇宙。到了這種圓融無礙的境界,就可以穿越、超越生死,不 再讓「有」、「無」、「生」、「死」、「存在」、「不存在」拘禁,也同時打破這些觀念。

這種概念及思想也不是佛學獨有,耶穌也曾說過「天國不是在這裡,也不是在那裡,而是在你那裡」。又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 在他裡面…(約15:5)」這與「生佛不二」(從網上找到的注解: 眾生跟佛是一不是二) 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概念是相近的。

正是由於這種觀念,佛教中的眾生平等、不殺生、保護地球、保護環境等主張就顯得合情合理,因為「我」皆在宇宙、眾生及萬物之內,又怎忍心殺之?亦是 從這基礎上培養出慈悲、仁愛、平等、謙遜的精神,也由於眾生皆相互影響,今世、來世也一樣,所以我們要修習「正念」,建立良好的「業」,這些皆需要通過修 行不斷的提升,以令自己成佛,也使他人成佛;每人的思、言、行皆會對眾生帶來影響,所以每一個人都需要修行提升,在實踐上也通過眾人的力量,團體中彼此鼓 勵實踐,再影響其他人及世界(妹注:這也近似天主教內常說的:成聖自己,聖化他人) 。這樣積極的實踐,也跟基督宗教所提的「結果子」,「作好見證」、「作鹽作光」的進路是一樣的。』

補充:外子以為這篇寫得不夠仔細,有些部份(特別是講述基督宗敎的部份)頗粗疏,但我以為這是一個交流分享起點,如要寫至學術論文般鉅細無遺,可能根本不會發生。

*(當天沒買那本書,後來再去也找不到了,又忘了作者名字…可惜,好心人如知道請相告。)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基督宗教, 宗教交流, 一行禪師,

禪修見聞(四) – 曱甴

2010年11月第一次在烏溪沙青年新村參加參加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的五天禪修營,回來後寫了兩篇感想及一篇花絮, 沒提太多佛學的內容,雖然一直想再寫多一點體會, 最終因為這兩年間太多事發生沒能提起筆。

過兩天會再度參加梅村的禪修營,忽然記起上次在營內跟一位僧人的對答,想在再入營之前寫出來。

話說禪修營有一個環節是小組分享,大概十多人一組,每組有一位僧人在內,大家可以說說個人經歷,其它人要聆聽完畢才可發言,不可打斷別人的話。我心中有一個頗騎呢的問題,不好意思在人前發問,於是那個環節完畢後,才拉著僧人Brother問:

『如果不想殺生,但家中又有曱甴怎麼辦?』

他問我為什麼家中會有曱甴。我想:果然答(問)得好,如果家中很乾淨沒有食物碎屑,自然不會有曱甴。可是包拗頸的我當然不會就此罷休,又問:

『我家很乾淨,沒有食物碎屑(根本就不舉爐,何來食物),曱甴是從鄰家爬過來的,鄰家的飯菜香得不得了!』

這一次我忘了他怎麼答,只記得來來往往了一輪後,他最後說:『這個你要自己決定了。』

其實我挺佩服他這樣說的。擇善固執從來就不容易,從來就要犧牲,有時是犧牲一點生活上的小方便,也有時是巨大的犧牲,就看個人認為值得否。

回家之後,我每天小心翼翼,確保家中沒有食物碎屑、隔夜垃圾。至於曱甴大哥嘛,偶爾見到一隻小的,我會對牠說:『曱甴兄,我保你大,請你速速離開,不要再回來,不然我老公見到你,一定會拍死你…』

至於大隻的嘛,對不起,小妹真是道行未夠,見到牠生育能力比我還旺盛的模樣,只好一揮拖鞋,斬草除根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禪修, 一行禪師,

謙卑與開放 – 大開眼界

外子一家是新教徙,父母非常虔誠,日常生活、品行幾乎沒一處可挑剔 ─ 你要存心找碴的話當然會有一點瑕疵,只是瑕不掩瑜,做到他們那樣已經很了不起 ─ 小妹不是不佩服的。

我一直沒有向他們隱瞞自然在信仰上的取態*及禪修**的事,雖然外子有警告過我坦白的代價,但小妹以為長久隱瞞不是辦法,預期會受到的纏擾就當是對自己的磨鍊吧。

磨鍊歸磨鍊,有時兩老及其派來的說客所說的話真令小妹啼笑皆非。

今回,他們教曉我『謙卑』與『開放』是什麼一回事。

話說,小妹無意中知道一個基督徙的禪修聚會,心想:機會來了,讓他們了解什麼是禪修、佛法、基督徙也可以禪修也可以學習佛法並與其信仰無衝突***,那麼我便有好日子過了… (!)

我的面子可不少,除了兩老外,他們還邀來一位牧師太太出席。由於此前已接觸過該位牧師太太,我當時心想:『玩大了。』然而,樂觀的我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

果然,牧師太太不負小妹所望,在行禪、坐禪後的分享時間,當各人專心分享其禪修感受時,她用了起碼十分鐘一方面强調自己已看了人家網頁一整遍、以及 自己很開放、很熟悉心靈治療 (套用她的用語是: 我也很熟Spirituality) ;一方面再三再四强調基督教教內也有很多靜修的模式,只是牧師們太忙無推廣,叫我們可以一試,並不停地說自己不是『話這個禪修不好。』,兼不停地稱一行禪 師為『嗰位一咩禪師』。其實, 那個聚會的邀請電郵內只有梅村梅村香港兩條網頁連結,兩個網頁也在首網提到一行禪師的名字。

主持聚會的朋友****也妙,他既沒有被嚇著,也沒有刻意回應,只在輪到他分享時解釋了佛法非宗敎,乃思考及令人心靜的方法,並說:『神很大,非我 們能想像那麼大,只是我們常常為祂設框框。』我雖然已經不信,但也佩服他的胸襟及智慧。如果你問我,我覺得那位牧師太太跟本無心了解別人的一套,也沒有尊 重其他人,人家(指其它參予者, 小妹禪修純粹為心靜)只是用一種不同的方式接近神,而那神又與牧師太太所信的神是同一個,為什麼硬要人依你的法子。

聚會後牧師太太還喋喋不休地說基督教教內也有很多靜修的模式,只是牧師們太忙無推廣。我只好答那麼你多多推廣吧云云。

── 此為牧師太太所謂之『開放』。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便完結。要知道宗教的力量是恐怖地龐大的。事後,老爺在一次午飯時用了大半句鐘跟小妹討論,他也認為不一定要信耶穌也可上天 堂,例如昂山素姬、甘地等人無可能下地獄,可是說著說著又回到:『我覺得基督教的教導是最可信,聖經內已包含一切…不信神,一切也休題』

然後,奶奶又一邊以憐憫的眼神看著我一邊請我有空時以『開放』的態度讀讀聖經。

他們平日常常將『謙卑』、『開放』掛在口中,請外子及我不要依靠自己的理智(!)*****,要依靠神…

── 如此,我又見識了兩老所謂之『謙卑』。他們認為自己是對的,那很正常,人皆如此。可是如果別人選的與其不一樣,他們如果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會去了解,只會認為他們選的方法可以解決任何人的任何問題,大家要依他們的。對著神,我謙卑;對著人,我的一套為大。

而小妹當然也認為自己是對的,只是如果你選不一樣的路,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只要你沒作惡害人或自戕,我未必有時間心力學習你那套,但也不妨,你有你走,我有我行,有緣碰面交流切磋也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亦得。

這事就像你站這山我站那山,各人都覺得自己的山頭較高,你明明見到我站之處比你低,我又肯定見到你頭頂那個轉,大家都沒尺在手,你堅信自己雙目,我則認為目測可以有誤。

至於我的好日子嘛,暫時算是死了這條心,只要下一位說客別太難纏便劏雞還神了。

後記:經過這一回,小妹也學乖了。剛剛又收到奶奶電郵說有個基督教靜修活動,我本來已擬好幾十字回應解釋上次的事並請她別擔心我的精神生活。想一想,還是把電郵刪除,裝作沒看見算了,不然又是一輪沒完沒了沒營養的對答,對事情沒幫助又浪費我的時間。對他們的纏擾是在乎不得的。

*小妹於中學時期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現在,我認為信或不信、信什麼 (只要不傷害他人及自己) 也不妨。並非放棄,是認真思考後的結果。

**2009年10月,我參加了一行襌師主持的一個五天襌修營,自此對佛學產生興趣,因為懶惰,正在以極緩慢的步伐學習。

***如果你也想知多點,可以找機會聽聽關俊棠神父的講座或看看一行禪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一書

****他是天主教徙,當日參加禪修的大部份為天主教徙

*****知道小妹修讀法律後尤甚。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禪修, 基督宗教, 夫婦間, 態度問題

禪修見聞(三) – 應對忿怒case study

(六) 應對忿怒case study

第一次佛法講座的內容非常適合我等怒火青年。小妹立即便將學到的應用在自己對奶奶的怒意上(見下文Case study斜體部份)。

在講座的上半部份,禪師提醒我們,很多時候我們只是被自己的猜測惹惱,而該猜測未必是事實。他說了一件在越南發生的真人真事:

軍人服役回家,見到在服役期間出生的兒子,兒子對軍人說在他離家期間,媽媽每晚也跟爸爸談天,軍人立即傷心悲憤,以為妻子背叛了他與別人私通。他對 妻子不啾不啋,又不讓她參加重要的傳統儀式,妻子不知道為什麼,以為丈夫變了,很傷心,後來自殺了。誰不知妻子自殺後的某一天,軍人在與兒子吃晚飯時,兒 子指著軍人的影子說那就是媽媽每晚與其談天的『爸爸』。

一行禪師指出悲劇其實可以避免,只要他們其中一方願意開口問對方一句『為什麼』。

Case study 1: 於是我嘗試這樣想:

奶奶反覆追問我的工作時間表及 婦科體檢結果並不一定因為不喜歡我當記者、或擔心當記者會影響我生仔、或純粹當我是生仔機器:可能她只是關心我、或找不著其它話題而 已,下次我要問問她。

在下半部份,一行禪師講解了《調服憤怒經》。簡單來說就是應對五種不同忿怒情況的辦法。

小妹撮要如下(千萬要把五項都看完喔*):**

情況一: 對方行動不友善,但說話友善

應對辦法:只注意他的話、別想他的行動

Case study 2-1:老爺奶奶執意到英國與我們住四十天(詳見: 輕於鴻毛之死)。這個行動非常不友善,簡直變態。但起碼他們言語上客客氣氣,期間也沒有叫我上教堂及問我奇形怪狀的私人問題,回港後更向媽媽大讚我的廚藝。可能、可能、可能他們真的沒有想過我並不想與他們同住四十天啊,不過常識告訴我這個『為什麼』還是別問為妙。

情況二: 對方說話不友善,但行動友善

應對辦法:只注意他的行動、別想他的話

Case study 2-2:老爺奶奶到我們位於偏遠郊區廉價地段的新居視察,甫下車奶奶便說:『呢d咁既地方我都係第一次黎***。』但此後, 他們都表現正常,沒有提出無理要求,也沒有向我們索取後備大門鎖匙,坐了四十分鐘便到樓下商場飲茶,算是非常友善了。

情況三: 對方說話不友善,行動不友善,但心中有少許善意

應對辦法:別注意他的行動、也不去想他的 話,只注意他心中的少許善意

Case study 2-3:奶奶不喜歡我挑的古董喱士造的婚紗,她認為婚紗應該是純白色的,聲淚俱下要她的兒子說服我換,小妹當然無理會。事後,她看著婚禮照片說:『我覺得婚紗的顏色是太舊了點。』又道:『價錢也太貴。』(注:錢是小妹自己掏腰包付錢租的)

不過至少奶奶大人在結婚當日並無掃興,加上她也是想把事情辦好才諸多意見。她的干預方法或許惹人討厭,但我肯定她沒有想過要把事情搞垮。

情況四: 對方說話不友善,行動不友善,心中也沒有少許善意

應對辦法:一個人說話不友善,行動不友善,心中沒有善意,其實他是個痛苦的可憐人,如果沒有遇到善知識,他將無幸福的機會。這樣想我們便能打開自己的慈悲、憐憫之心。

Case study 2-4:奶奶並非如此不堪的人。但小妹很多年前有一位上司正正是這樣:囂張勢利,不講理,以為自己『大哂』,一心壓榨吾等小職員。小妹當年真的有點可憐 她,只覺得她滿足於自己的小小國度,眼界狹隘,她的快樂只建築在錢、權力、地位、面子、肉體享受上面。為免成為明日的她,我找了一份新工作,離開那個圈 子。現在見到面我不會不高興,偶爾還會為她感到可惜,不過她自有她的樂趣,輪不到我來說三道四。話說回頭,如果現在要回去與她共事,朝夕相見,愚妹之慈悲 心未必能捱過一個月。

情況五: 對方說話友善,行動友善,心意也友善,但我對這個人心生憤怒或妒忌。

應對辦法:我們應察覺他在身、語、意方面的友善,,別讓憤怒或妒忌侵占我們。如果我們不能與如此一個清新的人幸福共處,我們真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

Case study 2-5:聽到這點,我覺得佛陀未免太了解人性。

面對自己討厭的人,即使對方是劉三好:說好話、做好事、存好心,俺就是看他不順眼。看著仇家做好事有時比見到他做壞事更難 接受。因為 面對惡人惡意,心生厭惡非常自然,情理上也說得過去,更可向旁人吐苦水兼得到朋友們附和。可是假若仇家抱著好心做好事,愚等不想讚,又不能 罵,只能遠離現場,求個眼不見為乾淨。(我懷疑這情況也包括有些人太好,太完美,令人心生妒忌。但我沒有這個經驗,這兒略過。)

正如奶奶每逢見到小妹一定蓮子蓉般的笑臉,噓寒問暖,有功夫一定搶著做,正是好話說盡、好事做盡。我也知道她非常想與我發 展親蜜的關係,可惜上天錯點鴛鴦,我倆話不投機,只要對話超過五分鐘,不是她皺眉頭便是我反白眼。奶奶大人不明白如果愚妹真的坦白說出想法,她會因了解而 受傷害,她的典型香港基督教(新教)式過份親切慰問很多時候只有令我起雞皮。愚妹就好像被一個討厭的男子追求、日日夜夜在我家樓下等我一樣,不同的是我不能報警。

佛陀除了點出我們這種存偏見或善忌的傾向,更充分利用我們想自認『有智慧』的心態,他說:『如果我們不能與如此一個清新的人幸福共處,我們真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所以自詡有點慧根的我只得依從他的辦法,嘗試去想:

其實我與奶奶兩個人都是無辜的。我沒有選擇她,她也沒有選擇我。我們只是因為一個我們都愛的人而走在一起,大家都無選擇的餘地(千錯萬錯都是個衰佬的錯!!!!)。我先別設想她的意圖,其實大家的處境也差不多。我們處理這個錯配的態度不同,她積極時、我想逃避。

這樣想並沒有解決根本的問題,我倆的期望及想法落差太大,基本上是死症。但起碼我現在能舒緩自己的情緒,不會再鑽牛角尖以及在每次見完奶奶後歇斯底里兼失控。

寫到這兒很累了。本來還想寫一下如果不想殺生能不能拍曱甴的,有機會再寫吧。

*因為看到第五項才會明白佛陀真的很明白人性,當然還有別浪費我的撮要。

**其實我不太想撮要,怕自己撮得不好,但把整個內容寫下又太長,我在網上又找不到《調服憤 怒經》原文,只好勉力一試,大家如能指正,萬分感激。

***『這種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廣東話)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禪修, 一行禪師,

禪修見聞(二) – 花絮

(二) 子與?

話說在簡介會上,司儀多次提到我們會修習『子與』,由每晚的講坐或坐禪練習後開始,直至早上吃完早餐為止。

『究竟什麼是「子與」呢?會不會是一些高深的佛法?為什麼好像只有我一個不懂?難道在場一千三百多人每人也參加過禪修營?沒可能吧!』小妹非常疑 惑。可是營內唯一的熟人正在大門口當義工,左右也是新面孔,雖然我平日面皮厚,但是在這個莊嚴的時刻(?),還是先靠自己觀察一下吧。

於是小妹又開始魂遊太虛。

終於,在偶然清醒的一刻,我好像聽到司儀說什麼『我們今天晚上享受安靜…』,我忽然茅塞頓開:

『不是「子與」,是「止語*」呀,小白癡!』我暗駡。

非常喜歡這個「止語」修習的安排,因為小妹將會跟十五位陌生朋友共睡一室兼共享浴室,這樣一來大家可以免卻無謂的應酬、不用浪費腦力去記一堆五天後便會忘掉的姓名,真正享受、培養專注。

*廣東話「子與」跟「止語」同音,如果用普通話說則不同

(三)暮鼓晨鐘

根據大會的時間表,每天的起床時間為早上五時三十分,因為第一個節目《坐禪及唱誦》在六時十五分便開始。

我有點擔心(實情是非常擔心!五點半!!教我怎能不擔心!)。加上簡介會的司儀邀請我們嘗試在整個禪修營期間關掉手提電話,好享受寧靜與專注,而手提電話正是我的鬧鐘。再者,如果大家都『認真』地修習止語的話,房間應該沒有聲音…點算**?

相信司儀也料到很多營友(也叫作同修)有相同的煩惱。所以他請我們放心,他說大會自有安排:『你們到時候便會明白。』

雖然他說得有點玄(注:即是不明不白),但對當時的我來說『禪』是一件很玄的事,所以小妹也就放心去睡了。

夜裏,我造了一個夢。我聽到鬧鐘響,起床,發現手提包內有一件隔夜腿治***,立即拿來吃,於是睡夢中的我知道這只是一個夢,因為禪修營內是吃素的。這個夢說明了我的兩大憂慮:五時半起床及無肉食。

睡在我旁邊的是兩位肯定年過四十的女士****。雖然她們整晚也非常認真地修習止語,可是鼻鼾出賣了她們。在她們一輪互有攻守的猛烈炮轟下,我敢肯定上格床的少女跟我一樣覺得『享受寧靜』跟樓盤廣告一樣是騙人的,至於培養專注,聆聽鼻鼾也許是方法之一吧。

可能是慈悲心的驅使─為免與我們爭廁所,又或是知道自己嘈了一整夜想做點事補救,兩位阿姨半夜便起來梳洗。我怎麼知道?止語只是停止大家言語,並無礙大家發出其他聲音。而我幸運地只是睡著,並非聾了。

待她們都梳洗停當,鄰房也開始有動靜,我還沒聽到任何叫大家起床的訊號。正所謂用人莫疑,既然入了營便應該聽司儀的話,於是我等。

好一會,上格床的少女下床,我打手勢問她時間,她滿有自信地說:『五點半。』

我真的忍不住了:『你怎知的?』

『我有手機嘛!』她答。不是說要關掉手機嗎?!!

走往禪堂的路上,我還在想:會不會司儀說的『自有安排』其實就是『你的同修自然會叫/吵醒你,互助互愛,我佛慈悲…』?又或是要我們領略『世事無常、虛虛實實』、『心中有鐘勝過日日敲鐘』諸如此類的哲理?

直至碰到義工熟人,開估:原來大會真的有安排人敲鐘叫醒大家,只是我們住的宿舍太遠聽不到而已。

(四) 第一天坐禪

後面一排的小朋友:

『你就好啦,有原子筆。』

『媽咪,我仲好眼瞓。』

(五) 菩薩組

入營第二天開始,每天早餐後也有兩小時的佛法講座,由一行禪師主講,叫作『開示』。

由於主禮堂不夠大,大會將營友編成三組:A組、B組及C組。每天都會有一組為『菩薩組』,即菩薩心腸地讓另外兩組人坐主禮堂,自己到小禮堂看大電視直播。

我將名牌翻來覆去地看也看不出自己被編到哪一組。於是,小妹又以為『菩薩組』可能是一些很玄(注:即是不明不白)的安排,即是『虛虛實實』、『心中有組勝過被編入組』諸如此類的需要大家自發性行動的暗示。

直至又碰到義工熟人,開估:原來大會的確有將營友編成三組,只是我乃後備名額,大家忘了將我編入組而已。(&$@()&^&%_^($)_%()&@&#)%!)

(趕住返大陸,下回再續)

**怎麼辦(廣東話)

***火腿三明治(廣東俚語)

****如果她們未過四十,來,少婦我批個頭過你當櫈坐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禪修, 一行禪師,

禪修見聞(一) – 痛

上週,我到烏溪沙青年新村參加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的五天禪修營,這一篇先不說有關佛學的內容,雖然很有衝動想跟大家分享,因為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重要的宗教/哲學經驗,如果有能力的話,我希望請世上所有人都到法國梅村住幾天、聽一行禪師幾席話 (聽一席未必夠),可是小妹也是初接觸,怕自己寫得不明不白令大家誤入歧途,還是先來點輕鬆(無聊)的熱熱身。

(一)鬧經痛

話說第一天晚上,甫入營便開簡介 會。會上,一行禪師說了一會兒話(好明顯我在發夢),內容大概(好像)是我們可透過了解、擁抱自己的痛苦去了解、接觸世界的痛苦,然後他請法師們 (又名僧團) 唱誦一些不知道是什麼,但非常好聽兼令人舒服的『歌*』,叫我們默想自己的痛苦,讓僧團唱誦的力量幫助我們消除心中苦楚。

『家下**驅魔咩!』我想。大家可以想像小妹當時有多迷惘。

抱著咪蝕底的心態,我盡情將自己的所謂痛苦數出來:『…我個奶奶***好煩,煩到我想自殺…巴啦巴啦巴啦…;我又壯志未酬,空有一張利嘴無人同我舌劍唇槍…巴啦巴啦巴啦… 』這個數白欖的動作當然只是在腦海中進行。

數了約莫五分數,真的不行,我完全不能投入。閒時小妹向老公申訴可以一直訴至個衰佬斷氣為止。可是那一刻,『奶奶好煩』、『壯志未酬』彷彿成了一些虛無飄渺、與小妹無關的問題,我根本數不下去。怎麼辦?無痛苦給大師們消除豈非蝕桌?

九成是因為經痛。

小妹每逢經痛便完全喪失思考能力。入營剛好是來經的第一天,一般會在下午二時左右開始痛,然後越來越痛,直至痛到阿媽都唔認得要食止痛藥收科為止。到了簡介會的中段,小妹已經心思思想趁勉強還認得阿媽時食藥,於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擁抱自己的經痛。

我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默想經痛上面。在僧團唱誦其間,有個人(我太集中,加上對眼有少少散光,看不清楚是一行禪師抑或他的弟子)對著咪高峯發聲指引 大家如何了解、擁抱自己的痛苦從而接觸、消除世界的痛苦。小妹遂將注意力由正在抽搐的子宮慢慢擴散到被疾病折磨、身體受痛楚的家人、朋友、所有人。

叫人失望的是經痛並無完全解除,整個簡介會期間小腹也在隱隱作痛。所以我肯定唱誦並無『驅魔式』的神怪功效。

不過,在自己身受其害時默想他人的身體痛楚,令我想到很多人、甚至可以說是所有人也在或多或少地受苦。有誰能幸免於疾病、肉體的痛苦?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們的默想、僧團的唱誦有否減輕世界的痛。可能有,起碼我在整個過程也認得阿媽,未如平常般痛至失去理智;亦可能無。只是在那短短的一小時,我覺得自己與其他人很近,我知道他們也在痛,可能比我更痛,我好想大家都不用再受苦。

有人說過:有人知道的委屈便不算委屈。如果這句話可以應用在痛苦上,那麼,我們說不準真的減輕了世界的痛楚。

夜了,下回再續。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禪修, 一行禪師,

真的能夠共負一軛嗎?

(這篇約一年前就寫好, 只是沒放上來,今天翻檔案看見。)

世事哪有這麼順利。說沒拗撬是騙人的。

理性上,外子明白我為何不信他選擇相信的神、認同我的價值觀、也欣賞小妹的思考,可是在情感上他也曾因此而不開心。

有一晚睡覺前,他說:『我們來祈個禱吧。你先。』

我說*:『我沒有要向神求的東西(several content in prayers?),也沒有話要向神說,我反而想向世上萬物(動物、植物、人)說聲多謝,我與他們同坐一條船,他們照顧我良多,我也希望照顧他們,大家互相照顧吧(諸如此類,確實的內容我忘了)。』說這些話時,我的語氣有點硬,因為我覺得他在用軟功迫我向他的神祈禱,所以我刻意強調自己沒有話要向神說。事實上,這十多年來,小妹最常跟神說的話就是質問他為什麼讓那麼多人受苦。

外子有點不高興。我問他是否因為我不信而不快,他直認不諱:有時真的會寧願老婆不思考、但相信。

我冷靜了一會,處理自己的失望,然後問:『那麼你為我祈禱,跟耶穌說說吧。』

又一會,外子說:『嗯,說了。』

我問:『他怎回應?』

他答:『他說他與我們同在』

『說得好,他確實與我們同在。他的精神與我們同在。你認同我的價值觀嗎?其實不都是嘗試按照他的教導(或良知) 生活嗎? 試想想,你們信的耶穌是怎樣的一位神?— 對我來說他是一位行動的神/智者 — 他以行動教我們去愛。沒有滿口的理論,你餓了,他給你吃;你患病,他看顧你;你在監裡,他探望你。不需要高深學問,沒有善言善行什麼神學觀皆是廢話。

試想想如果耶穌是你,他會怎麼辦?他會介意我不信嗎?他還愛不愛我?』

外子笑了。

關燈前,他道:『老婆,可能我是神派來幫助你的。』

『 同樣,可能你的神也派我來幫助你。』我答。

*有看謝飯禱一文的朋友可能已經明白,對小妹來說,祈禱不是為了求神要什麼,反而是一種美好願望的表達,我相信善良的心願是力量,如果人人都懷有善良的心願,世界會更美好,萬物也能夠活得更快樂。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祈禱, 基督宗教, 夫婦間